看天下
当前位置:主页 > 专栏 >

张佳玮专栏:裸模与画家

2015-04-16 15:54 来源:Vista看天下 作者:张佳玮

  张佳玮专栏:裸模与画家

  1863年春天,作为官方机构的法国沙龙评审委员会,嗅到了巴黎艺术青年们的叛逆味道。劈里啪啦一阵切剁后,落选作品超过三千。外界呈请皇帝路易·拿破仑,“开个落选作品沙龙,让大家看看落选作品是何模样,如何?”皇帝恩准,于是“1863年落选者沙龙”轰轰烈烈开展了,观者如堵,比正经沙龙画展还热闹:大家都抱着“看看那帮家伙,画了些什么淘气画儿”的心态。

  结果,成全了爱德华·马奈,以及他那些后来被称为印象派的兄弟们。

  1856年马奈24岁,他在巴黎,有了自己的工作室,开始玩一些新派花样。在落选者沙龙上,他展出了著名的《草地上的午餐》。为了此画,他全家总动员:兄弟古斯塔夫·马奈、小舅子费迪南·伦霍夫一起上阵当模特,这二位少爷加一位裸女,就构成了震惊法国的图景。画的前景处,户外草地,两个全副装束的男人,一个裸女。对比之强烈令人震惊。此前看惯裸女画的评论家,也不免暴怒,连拿破仑三世看了都大叫“淫乱”!

  当然,如今我们知道,这幅画是印象派运动的先声。埃米尔·左拉如此赞颂:“这画结构如此稳定……背景如此光鲜又如此坚实……这广阔的集合,氛围饱满……充满了自然与简洁……”但在当时,这幅画被孤零零地攻击着。连同这幅画的裸女模特:时年十八岁的维多利亚·默朗。

  默朗小马奈十二岁,出身巴黎一个铜匠家。十六岁,她就去托马斯-库图尔的工作室当模特。1862年,她初次为马奈做模特,让马奈画了《街道歌者》。她身材娇小,一头红发,明亮夺目,马奈开玩笑,叫她“虾”。本来,她是个兼职模特,也在咖啡馆唱歌、弹吉他、拉小提琴,也教教吉他课和小提琴课。但在给马奈当过模特后,一切都改变了。

  1865年,马奈的《奥林匹亚》——这幅画曾叫做《黑猫》——被沙龙选中展出,再一次让世界哗然。全裸的默朗在床单上躺着,黑人侍从与黑猫在旁。这幅画脱胎于提香《乌尔比诺的维纳斯》,一如《草地上的午餐》脱胎于拉斐尔的铜版画,但马奈有意将默朗画得苍白到呈现病态,以别于提香的古典风范。佐拉认为,“马奈是特意用这个离奇的裸女,来和古典风格做斗争”。长远来看,他成功了;但在当时,被作为斗争武器的裸模默朗,被牺牲掉了。她被误认为是娼妓,是马奈的情妇。

  19世纪70年代,默朗不再满足于当模特。她开始学画画,学马奈所抵制的学院派风格。他们俩的关系迅速冷淡疏远。1873年,她最后为马奈做了次模特,就此结束。一年后,莫奈们举行了第一次印象派画展,印象派时代开始。又两年后,1876年,32岁的默朗拿出了作品《19世纪的纽伦堡小资产阶级》,入选了沙龙,与马奈的作品挂在同一个展览室里。讽刺的是,1876年,马奈的作品落选了。

  这是第一次,她不再是马奈的模特,而是与他并驾齐驱的画家了。又三年后,她入选了法国艺术家学会,她的艺术天分获得了承认。她从成就了印象派开端的裸模,变成了古典时代最后一个女画家。

  然后,她又开始做模特了。为了支持年轻画家,她允许劳特雷克等年轻画家画她。微妙的是:劳特雷克一直称呼她:“奥林匹亚”。艺术家聚会,说到“画家维多利亚·默朗”,大家总会愣一愣,但是,说到“奥林匹亚”,所有人便回过头来。

  虽然那也许并非她乐意,虽然她也确实摆脱了这个形象,与马奈并肩而立。但她的身体,毕竟是一个时代的图腾。


社会风情

今日推荐

郭美美涉开赌场罪被公诉 商演为

专栏

资讯排行

Copyright © 2014 看天下.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