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天下
当前位置:主页 > 专栏 >

十日谈:螺蛳壳里的道场

2015-04-21 13:11 来源:Vista看天下 作者:张恒

十日谈:螺蛳壳里的道场

  ●都在说毕福剑的事儿。这位央视主持人呼朋引伴,坐一起吃饭,期间兴起,唱了个曲儿。不想被人录下来,发到网上,结果搅得比特海里那个腥风血雨,最后毕福剑还因此受了处罚。后来,现场的照片曝光了,我一看,真壮观——我是说那桌子,目测直径得五六米吧,他们那群人躺着吃、趴着吃估计都可以。现在有人说,以后吃饭要没收手机,可这场合还真不行,和对面的人要说话,必须得用电话才能听清楚。我一向不太喜欢这么大的桌子,人和人之间太疏离,本来就很少见面,好容易一起吃个饭,隔着老远,连脸都看不清。不过,也许这场饭局的人,大都不熟,才需要这种若即若离的大圆桌吧。

  ●空间膨胀带来的感情疏离感,斯图尔特·利夫夫妇可算深有感触。住在纽约布鲁克林区的这两口子,拥有一栋1000多平方米的豪宅。这栋宅子有1个能储藏3500瓶酒的酒窖,6间卧室,6个带浴缸的洗手间和2个没浴缸的洗手间,阁楼上还有攀岩墙。可是,房子大了,问题也来了,他们经常在自己的屋里迷路,常常找不到对方。有一次,利夫太太打电话给丈夫,想问他在哪儿,结果发现他竟和自己在一个房间里呆了3个小时,却没有意识到彼此的存在。现在,他们正打算把这栋房子卖掉,改住小公寓。中国富豪看你们的了!

  ●越有钱有权的人越喜欢大的东西,千百年来,他们都希望以此来彰显富贵和权势。只是,无论多大,都会萎缩,进而烟消云散,自然规律如此。最近,外国记者又跑到利比亚,去看了看曾经巍峨、华丽的卡扎菲宫殿。那地方和门前广场,曾经是利比亚的权力象征,普通人难以接近,即便现在,许多人走在附近,仍然会感到紧张,“害怕被抓”。但是,那座宫殿,最终还是变成了断壁残垣,更多的人涌到这里,在满是石块儿的荒地上,摆了一些小摊子,做起了生意,卖点衣服、宠物、小饰品等。曾经集中在一个人手里的巨大权力,终究被原子化的个体分割、打碎。利比亚旅游部发言人说:“它是卡扎菲时代的象征,今天我们摧毁了这个标志,将它拆除、夷为平地。”当然,也没完全拆除,有一些低矮的附属建筑依然还在,已经被无家可归的人占据了。

  ●对比起来,螺蛳壳里做道场倒别有一番味道。美国阿拉斯加州一个叫惠蒂尔的小镇,就是如此。这个小镇只有200多人,几乎都住在一栋楼里。居民们大都在附近港口工作,只有几个人跑到外面的世界去了。出入小镇,需要穿过一条长4公里的隧道,或者乘船,很像中国的桃花源。平时居民们很少出行,经常宅在楼里,可算世界最宅的地方了。因为住得近,关系都很亲密,学生们敲门进入老师家里,趴在餐桌上写作业;有什么事情,可以随时敲警察局长的门;新生的孩子,则在地下室的充气游泳池里接受牧师的洗礼;走廊里,常有居民们穿着睡衣、拖鞋走来走去,聊天致意。孩子们往下跑两层,就是操场——它设在室内,有秋千、沙土堆等设备;还有菜园,也在室内,植物都种在花盆内。除此之外,商店、旅馆、邮局、诊所应有尽有。

  ●在这里生活,倒也不错。很多人或许会觉得无聊,我却不那么觉得。我现在生活在巨大无比的北京,大多时候,也不过公司、家两点一线,现实生活不见得比那个小镇居民丰富多少。但是,人的思维却可以不受空间限制,无限扩展。山东有个农妇李某某,就从网络上发现了一个大千世界。因为老公常年不在家,她化身妙龄少女网上交友,发现网上痴傻的男人还挺多。经过无数个无心睡眠的漫漫长夜,她生出一个计策来:约那些男人们到自己家来见面。这面,当然不是白见的。等各怀心事的小伙子们——是的,们——到了她家时,她就以少女的舅妈、姑姑等身份和这些人见面。长辈嘛,总是要把把关,看看男孩子靠不靠谱,踏不踏实。小伙子们为了表明心迹送钱送物,而且,还帮这位长辈干起了农活儿。于是,农忙时,眼看山东平原上,一群小伙子开始了一天的劳作,心里还怀着一个美好的憧憬,等待收割的季节——要不是有几个人熟悉之后,开始闲聊,发现了被骗的蛛丝马迹,这个姑爷生产队,没准还会继续壮大下去呢。


社会风情

今日推荐

郭美美涉开赌场罪被公诉 商演为

专栏

资讯排行

Copyright © 2014 看天下.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