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天下
当前位置:主页 > 专栏 >

张佳玮专栏:自拍修图的文艺说法

2015-04-23 16:59 来源:Vista看天下 作者:张佳玮

 张佳玮专栏:自拍修图的文艺说法

图自网络

  话说,你自拍是为什么呢?

  文艺一点的说法是这样的:人类了解时间的易逝,以及各人容貌的独一无二。于万千时间流逝之中,截取一副容颜独一无二的瞬间,并给人以永恒的错觉。这是大多数艺术作品希望做的——雕塑如此,绘画如此。

  但是画像又有其不靠谱的一面。16世纪时,欧洲绘画以阿尔卑斯为界,画风分南北。北派荷兰德国那一带,善做静物画,织物的纤维、金属的光泽、动物的绒毛,讲究让画面变成一面高清镜子,来还原生活;缺点当然是:如果模特本身不够美丽,作为镜子的画也不会太好看;阿尔卑斯之南,意大利那边,则靠鲜明的轮廓、清晰的透视、美丽的躯体。缺点是有时候,意大利画家为了美,就不那么顾到真实。波提切利在佛罗伦萨画《维纳斯的诞生》名动天下,但细看之下,维纳斯是个歪脑袋长颈龙,此乃为了轮廓之美牺牲比例的名例。

  伟大的画家,未必都以写实见长。聪明的画家,更懂得刻意不写实。18世纪法国首席女画家,乃是位闺名玛丽·路易丝·伊丽沙白·维吉的女士,嫁人从夫姓,就叫勒布伦了。她惯在宫廷行走,给路易十六的玛丽·安托瓦内特王后,画过不少肖像。勒布伦知道:玛丽王后的缺点不少:眼凸脸尖眼珠颜色不好看,于是特意做了小加工,给她画成深陷的蓝眼睛、圆润的下巴颏——若是现在,你把一个姑娘的脸给画圆了,她不揍你才怪;但那时代,大家都爱圆润,于是上邀天宠。后来法国闹了大革命,安托瓦内特王后和路易十六上了断头台。勒布伦奶奶腿脚快,逃去了俄罗斯。到底是宫廷画师,哪儿都能混饭吃。找着门路,给叶卡捷琳娜女皇的两位孙女公主画像。公主们年幼,爱做法式打扮,勒布伦给画了,女皇一看气炸肺:这俩小浪蹄,光着胳膊露着胸,这是要丢我叶家的脸哪!那个法国来的画师何在,快发配西伯利亚去!

  然而,勒布伦奶奶何等人物?听了这茬,立刻巧笔细补,给公主画上衣袖遮住肌肤,顺手美化了公主的眉眼,于是此画立刻光彩夺目,不仅美丽,还被认为“深有俄罗斯风韵”。叶女皇为之大喜,觉得民族自尊心和当奶奶的高尚伦理,都获得了满足。

  所以为什么我们需要照相呢?

  因为我们知道了:画匠的笔触,可能美化人物。大家信赖照相机,就像相信一面平板光滑的镜子似的。人们总相信:照相机给出的形象,会忠实原作。

  但是,人类又是不满足于忠实记录的。因为我们都有虚荣心,希望能够在别人误以为写实的情况下,让照片不露痕迹地更美一些。

  所以,人类需要滤镜、调光和ps软件,一如当年安托瓦内特王后需要蓝眼睛和圆下巴。相片的忠实记录属性,在这时起了掩护作用:对大多数不熟悉滤镜的人而言,他们会想“照片总是不能作假的吧”,然后,就被各类滤镜欺骗了。

  但你能责怪她们吗?不能。因为一如雕塑、绘画一样,照相也只是在经历以下历程:人类先是需要写实记录自己在流逝时光中的一瞬,以便与时间和遗忘抗争;人类又需要更美丽的自己,以便哄骗自己的记忆。

  或者,我们也可以将上面这些心态,概括起来,直接说:“姑娘我自拍修图,就是要趁自己还好看时拍一张留个纪念,好给别人和自己看,让别人觉得我就是照片里这样的;不漂亮就修漂亮一点,怎么着?”

  ——没关系,古往今来所有坐在肖像画家前的人,都是这么想的。


社会风情

今日推荐

郭美美涉开赌场罪被公诉 商演为

专栏

资讯排行

Copyright © 2014 看天下.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