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天下
当前位置:主页 > 专栏 >

社评:提网速降网费,靠政府还是靠市场?

2015-04-28 16:28 来源:Vista看天下 作者:

社评:提网速降网费,靠政府还是靠市场?

图自网络

  “建议WIFI环境观看,土豪随意。”微信上打开一条视频,一般会看到这样一句贴心提示。然而土豪毕竟是少数,大多数人走到一个地方就问:“有没有WIFI?有没有WIFI?”问的人太多,声音太大,就被李克强总理听到了,在一季度经济形势座谈会上敦促提网速降网费,这个事情便成了近期热点。

  首先要问的是:中国网速慢不慢,贵不贵?如果是消费者,十个有十个都会说又慢又贵——但这种回答没有意义。如果要算成本,那么大的公司,那么复杂的项目,太麻烦了,普通人根本搞不懂。很多媒体开始拿国外进行比较,结论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硬要说贵得离谱,貌似也不成立。其实这个问题是个泥潭,根本不应该陷进去:不管你怎么说,总是有另外一种说法反驳你。

  问题可以再往前推一步:为什么人们会这样埋怨?想想看,腾讯、苹果这样的公司,利润也很高,大家为什么不埋怨他们的产品贵呢?曾经有媒体批评苹果手机售价远远高于成本,结果人们根本不领情,反而嘲讽批评者不懂商业。原因很简单,消费者有许多选择,嫌贵可以选便宜的,再说了,你行你上,没人挡着你。但当“国有垄断”这四个字连在一起,人们就有了埋怨的正当性。这些都是常识,无需赘述。

  我们今天想要强调的,不仅是垄断,还在于所处行业的特殊影响力。假设这些国有企业垄断的是牙签行业,事情并不打紧,但它们往往分布在基础性领域,处于产业链的上游,牵一发可以动全身。国家计委宏观经济研究院曾经有份专题调查报告称,电信资费降价,会推动第二、第三产业快速增长,进而推动整个经济的发展。

  实际上,并非通讯行业独然,金融、石油、电力等国有垄断行业更是如此。据国际能源署(IEA)测算,国际原油上升10美元,持续一年,将会导致中国CPI上升0.8个百分点。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冯飞则认为,能源价格上升会使消费和投资减少,出口下降,进而影响国民经济增长,“油价每上涨1%并持续一年就会使中国GDP增幅平均降低0.01个百分点。”从这个角度说,中石化百万天价的吊灯,或许就意味着中国遭受了上亿元甚至更多的GDP损失。

  之所以造就今天这种局面,需要回溯到当初的国企改革。当时的策略是“抓大放小”,抛掉了包袱,释放了民间活力,降低改革难度的同时政府并未失去对经济的掌控——可以说,这十几年的经济繁荣和社会稳定,与此是分不开的。但社会发展到今天,其负面的效应越来越明显:国有垄断企业市场上有竞争门槛保护,金融上有隐形担保,蚕食下游企业利润,逐渐成长为庞然大物,最终抑制了整个社会的经济发展。

  4月17日,在国开行、工行考察时,李克强总理说:“商业银行贷款利率普遍在6%以上,可企业利润目前平均只有5%,扣除财务费用之后不就成负增长的了吗?实体经济垮了,金融怎么支撑?”这句话清晰地反映了国有垄断企业与中国经济发展的关系。

  但依靠政府行政指令去约束企业垄断,仍然是计划经济时代的做法。相对市场竞争压力,其他监督手段是非常缺乏效率的。政府试图通过审计、谈话乃至政治升迁等方式来制约企业管理者,但对企业经营的了解,始终难以超过企业内部管理者,这就使得企业内部人有充足的手段来应对这种监管,使之流于形式。

  更重要的是,由于国有垄断体系的巨大体量与国民经济息息相关,有可能反过来用经济稳定、社会稳定绑架政府。对电力改革稍微熟悉一点的人都不难回忆起,在电力供应紧缺阶段,国家电网以“电荒”来抵制拆分。如果政府强硬发力,采取降薪、反腐、巡视等雷霆手段,国企又会浮现不干事混日子,人心涣散的糟糕局面。回头看当初“抓大放小”的国企改革,实有“养虎贻患”之嫌。

  从根本上讲,国有垄断企业的特殊经济地位源于其特殊的政治地位:通讯、能源、金融事关一国的国计民生,在长期的计划经济思维下,对于这些行业,要严加掌控,赋予特殊的经济地位,以保持社会稳定。但问题在于:你不能一面想着控制社会,一面想着释放社会的活力,这属于抓着头发想上天。

  最近,各地运营商纷纷出台优惠政策表示要支持总理,但这只能救一时之急,根本的解决之道还是引入竞争,“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正如经济学家周其仁所说,13亿人只有一个总理,这种制度性成本弥漫在整个商业活动的底部。因此,哪天我们不需要总理来敦促提网速降网费,这个行业的改革才算真正成功了。


社会风情

今日推荐

郭美美涉开赌场罪被公诉 商演为

专栏

资讯排行

Copyright © 2014 看天下.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