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天下
当前位置:主页 > 专栏 >

十日谈:高跟鞋里禁锢的人生

2015-07-28 15:03 来源:Vista看天下 作者:张恒

●现在,我的面前,正经历着黎明前的黑暗。窗户外面,汽车趴在路上睡觉,路灯静默不语,一大片绿树被围墙圈在一起,远处高楼默默伫立,墙体包裹着无数人的秘密。这便是我身处的周遭世界,熟悉而又单调。但是,总是有人能从这单调的生活中,发现不一样的东西。比如短片《我们身处的谎言世界》的制作者,他看到的是“每天我们在同样的房间醒来,遵循着同样的生活轨迹,过着和昨天同样的生活”。而我们的生活通过公路、汽车、早餐、包包等无处不在的商品,被资本家和政客控制着,成为一颗螺丝钉。这个只有八九分钟的短片据说很火,已经被翻译成二十多种语言。制作者应该是个愤怒的年轻人,在他眼里,“我们建造他们的城市,操作他们的机器,死于他们的战争……金钱是他们用来控制我们的工具,几张用来满足我们温饱、娱乐、交通的毫无价值的纸张——他们付钱给我们,而我们把整个世界拱手相让。”

●虽说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换个思维,还是能看出不一样的东西。最近希腊因为债务违约,已经面临退出欧元区的风险,政客们吵得面红耳赤也拿不出个解决办法来。英国有个小伙子,汤姆·菲尼,有一天忽然觉得希腊的债务问题不能单纯依赖政客们了,这些人只会吵架和扯皮。菲尼想,与其等你们不如自己来搞定,他在网上发起了一场“随手拍拯救希腊”的活动,呼吁网友们每人捐出3欧元,凑够16亿欧帮希腊人民还债。“只要大家午饭少吃一份奶酪和沙拉,金融危机就解决了。”这活动到目前已经吸引了几万人参与,有人捐多,有人捐少,总共凑了几十万欧元了。功利来看,这事可能没什么用,杯水车薪,解决不了太大的问题。可我还是觉得挺有意思,对一个了无新意的外交问题,它提供了不同寻常的另外一种想象:远在天边有个国家身处危难之中,你是想如往常一样,把它交给自己的代理人——政府——去决定帮不帮忙,还是想亲自出手?

●中国股民们,可是正急切盼望着有侠之大者来出手帮忙。一些人义正词严写下“告同胞书”呼吁人们共克时艰:“今日将是中国金融史上最重要一战……意义远超98年金融危机。”“这次股指暴跌已经不是正常的市场调整,而是有人精准选择时点,故意做空中国股市。”“故意做空中国股市的‘恐怖分子’”“敌对势力美国控制中国股市,掠夺中国股民财富,才导致中国股市狂跌”,所以,“我们应该尽绵薄之力满仓全力投入今日之战,胜败已无所谓,关键在于心。在于你对这个国家的信心,对家人的爱心和对自己人生的决心!”这种幕后黑手论和斗争思维,已经成为一些人看待世界的固有方式,深扎其内心。看着这些战斗檄文,我染上了朗读的毛病,常一边字正腔圆地读着,一边哈哈大笑。笑完他们我也自嘲:只有白痴才总是倾向于把世界看成一个笑话,不信你找下身边的傻子、疯子,他们和你谈话,总是不停在笑。现在,我就是那个白痴。

●有那么一刻,美国洛杉矶小伙儿布兰登·科恩一定会觉得自己也像是个白痴吧。他此前常觉得女人抱怨穿高跟鞋不舒服是矫情,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他穿着一双十厘米的恨天高走一天。结果很快就后悔了,倒不是说别人看他时的异样眼光,而是真的太累太不舒服,到最后,这个大男人,带着哭腔抱怨:“我不想活了,谁痛快一点,给我一刀吧!”回家那段路,他干脆脱下鞋子,光脚踏在地上。据说,当年高跟鞋是给男人发明的,而且最常穿高跟鞋的,都是些欧洲的王公贵族,跟越高,代表你的地位越高、权力越大。可是后来,这些权贵们觉得男人穿高跟鞋行动不便,影响国家治理、社会生活,便不再穿了,把这个东西丢给女性,夸赞说这是美和女性气质的象征。所以,直男癌们就不要抱怨女权崛起了。穿上一双你觉得时尚又漂亮的高跟鞋,就能知道女性曾经受过怎样的罪。


猜你喜欢

社会风情

今日推荐

释延鲁:释永信关系盘根错节需中

专栏

资讯排行

Copyright © 2014 看天下.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