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天下
当前位置:主页 > 专栏 >

325期社评:面对难民问题,我们的价值观是什么

2015-09-18 15:02 来源:Vista看天下 作者:彭远文

325期社评:面对难民问题,我们的价值观是什么


  我们已经习惯“理性的计算”,不太习惯讨论“迂腐的价值观”了。当欧洲面临汹涌的难民潮的时候,我们这里也发生了一场汹涌的口水战,其中关键的分野便是利益与道德之争。

  这是欧洲自二战以来遭遇的最大的一次难民潮,主要来自叙利亚。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导致700多万民众流离失所,其中超过400万人逃离叙利亚。就在今年,便有2700多人在横渡地中海进入欧洲的途中死亡。直到本月3日,一个三岁男童的尸体被发现在土耳其海滩上,照片传遍全球,刺痛人心,大规模的救援行动才被引爆:5日,德国宣布开放边界,允许难民进入,随后宣布额外拨款60亿欧元应对可能到来的80万难民;10日,欧盟议会高票通过紧急难民安置计划,由欧盟各国分摊难民。

  这个大事件也终于在中国引发了激烈的争论:如果只是同情,就不会有争议,但除了同情,还有许多别的声音。有把责任归咎于难民自己的:他们只不过是为了去更好的地方;有责怪欧洲人虚伪的:此前干什么去了?还有更多的人根本不赞成救援计划,他们说这是道德情感战胜了理性考量,必将使国家陷入灾难。

  9月10日欧盟主席容克的演讲能部分回答这些质疑。他说:“要治本,我们的外交政策要更加有力一些。我们不能再忽视邻居的战乱了。”他说:“是的,欧洲无法接纳全世界的可怜人。但让我们坦诚相见吧:如今逃到欧洲的难民人数是前所未有的,但他们仍然只是欧盟总人口的0.11%。”他说:“我不想创造‘移民危机会很快解决’的幻想。它不会很快解决的。但从码头把船赶回去,到难民营放火,对穷苦无助的人们熟视无睹:那不是欧洲。”

  在演讲的最后,他说:“欧洲是,在希腊科斯,那个把面包递给饥饿、疲惫难民的面包师。欧洲是,慕尼黑的那些学生,给刚刚到达火车站的难民送去衣服。欧洲是,奥地利的那些警察,当筋疲力尽的难民越过边境,欢迎他们。那才是我希望作为家的欧洲。……当未来的人们读到欧洲的这一段历史,希望他们读到的是:我们肩并肩,向那些需要保护的人们开放了我们的家园。希望他们读到的是:我们一起创造了欧洲的历史,一个我们的孙辈会骄傲讲述的故事。”

  政治家的演讲总是冠冕堂皇的,国际政治更主要的考量因素是利益,我们承认这一点。比如说,并不是所有欧洲国家都像德国、瑞典那样勇于承担责任,而是互相推诿。比如,即便在德国,虽然大多数人向难民敞开了胸怀,但仍然不乏反对,今年德国已发生超过200起袭击难民事件。但并不能因为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就否认理想的存在——至少这一次,许多人展现出了令人动容的人道主义光辉。一个很简单的道理,首先应该考虑的是帮,然后再考虑怎么帮,能帮到什么份上;而不是把这嗤之为“圣母心”,并等着看笑话。

  网上“圣母心”的说法很流行,但这是奇怪的说法。是说别人太有同情心吗?但有同情心难道不是品德高尚的表现吗?是说别人罔顾现实太情绪化吗?是的,他们确实碰到了困难,平静生活被搅动,未来还将长久地被影响,但他们在积极地解决这些问题,并没有一闪念之后就撒手不管了。难道说只有拒绝难民才算是理性?很显然,这不过是把冷血视为理性,把自私视为聪明,把高尚视为迂腐。

  这或许是因为欧洲难民问题离我们太远,但是,一些基本的问题——如何看待别人遭受的苦难、帮助别人会损害自己利益时该怎么选择——离我们并不远。从现实情况来说,我们现在连本国国民享受平等福利都不答应,还在采取种种措施试图把进入大城市的外地人赶走,哪怕制造了数以千万计的留守儿童、留守妇女和留守老人也在所不惜……这个时候,讨论要不要帮助外国难民,确实太超前了。我们之所以不相信”崇高“,某种程度上是因为习惯了现实规则,并把这视为理所当然。

  这样一个后果就是:在我们的日常讨论中,价值观往往是缺位的。我们煞费苦心地计算,放开计划生育会带来多大好处,放开城市户口限制会带来多大好处,但实际上,在通往平等自由的路上,总是要伤及特权者的利益,功利主义的计算不过是与虎谋皮。我们为什么不能理直气壮地说:“本应如此!”基本的是非对错,难道不应该置于利益计算之上吗?这是一种沉重的伤害,但很多人浑然无觉。

  容克在欧洲议会上呼吁“议会中的你们,还有全体成员国,展示出欧洲向前奋进的勇气,以及我们相信的价值观”。当此时,我们也想问一个的问题:我们真正普遍信奉的价值观是什么?是时候诚实面对了。


猜你喜欢

社会风情

今日推荐

释延鲁:释永信关系盘根错节需中

专栏

资讯排行

Copyright © 2014 看天下.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