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天下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 >

托尔斯泰作品译者草婴逝世 曾花6年翻译《战争与和平》

2015-10-25 10:42 来源:华西都市报 作者:

托尔斯泰作品译者草婴逝世 曾花6年翻译《战争与和平》

资料图:草婴先生


  著名俄罗斯文学翻译家草婴上海去世

  他是谁:曾获俄罗斯文学最高奖,目前世界上唯一

  以一己之力把托尔斯泰直接翻译成另一种语言的人

  著名俄罗斯文学翻译家草婴,于2015年10月24日18时02分在上海华东医院逝世,享年93岁。老先生译的列夫·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复活》、《安娜·卡列尼娜》影响了一代人。1987年,在莫斯科举行的世界文学翻译大会上,草婴就被授予俄罗斯文学的最高奖———高尔基文学奖,成为迄今为止获得该奖项惟一的中国人。草婴去世的消息传来后,巴金故居常务副馆长、文学评论家周立民、上海文艺出版社副总编辑曹元勇等文化界人士,在微博上表示哀悼和怀念。

  24日晚九点,华西都市报客户端记者联系到上海文艺出版社副总编辑曹元勇,他向记者讲述关于草婴翻译的特色、成就,以及因在工作中直接接触而感受到的其高贵、坚强的人品、性格。曹元勇话语低沉,言语之间,对这位翻译家表达出深深的缅怀和敬意,“他是用文学翻译来弘扬人道主义精神的一代翻译大家,我对他非常尊敬。他在托尔斯泰和中文读者之间,架设了一座永恒的桥梁。他的翻译达到很高的艺术境界,又深具个人特色,在托尔斯泰的多个中文译本中,将是永远无法取代的。”

  草婴,原名盛峻峰,1923年出生在浙江省宁波镇海。说起自己的笔名,草婴曾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解释其寓意:“草———是最普通的植物,遍地皆是,我想自己就是这么一个普普通通的子民。”这个笔名从18岁一直陪伴到现在,最后很少有人知道草婴先生的真名。草婴的一生都与俄语文学翻译有关,他从1941年开始翻译俄罗斯文学,20世纪50年代翻译尼古拉耶娃中篇小说《拖拉机站站长和总农艺师》,肖洛霍夫中篇小说《一个人的遭遇》《顿河故事》等。1960年代后期翻译莱蒙托夫小说《当代英雄》、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尼娜》等全部小说。在中国读者中产生极大的社会反响。2010年获中国翻译协会“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2011年获“上海文艺家终身荣誉奖”。在众多的译作中,草婴翻译的400多万字的托尔斯泰著作成就最大,影响最广。曹元勇说:“据我所知,草婴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个,以一己之力把托尔斯泰所有的小说从俄文直接翻译成另外一种语言的人。”

  谈到草婴的翻译特色,曹元勇说,“草婴先生的译笔风格丰富、灵活。该精美会非常精美,该朴素就非常朴素。他翻译莱蒙托夫的长篇小说

  《当代英雄》,文笔就非常华美,到目前为止,还是最好的中文译本。他翻译的托尔斯泰作品,又是用非常朴素但蕴含深刻的朴素语言,达到了很高的艺术境界。”曹元勇还透露,像《战争与和平》这样的公版权书,在当下图书市场上,译本不少。“但据我所知,有些人的译本,只翻译了一年就交稿了。其中的认真程度,是可疑的。而草婴先生翻译《战争与和平》非常认真,他花费了6年时间。他是一个非常有耐心又有毅力的人。”

  在过去60年来,草婴一直将文学翻译当成他专心的事业。几十年来,在翻译上从没有中断过。在生前最后几年,他生病住院,长期处于沉睡的状态。谈到与草婴先生接触、交流的感受,曹元勇回忆说,自己与草婴先生因工作接触较多是在2004年,“我们上海文艺出版社将要出版草婴先生翻译的12卷的《托尔斯泰小说全集》,“他给我的印象是,表面上看上去,他是很平常的一个老人。就跟无名小草一样,在大街上认不出来。但是一跟他谈话,就会发现,他的精神力量很强大。他对一些事情的判断,客观、理性又精准。当时他已经80多岁了,思维还那么锐利,给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后来他生病住院,我还去看过他。”曹元勇还提到一个细节,“在文学翻译界,给作者的经济报酬,通行的方式是千字50块或80块。包括给像草婴先生这样的大翻译家也多是如此。但是我们那一次给他付的是版税,而这是很少见的。正是因为,我们看到了他几乎是用生命在翻译托尔斯泰,将之当成一项崇高的文化事业来做。尤其是,他在翻译《托尔斯泰全集》的几十年里一直是个自由职业者,没有单位,就靠稿费生活。精神令人感动。”

  草婴去世的消息传来,很多文学读者纷纷在网络上留言评论中表达自己曾经受益于草婴对译作,“您对托尔斯泰的翻译,曾经把我带入一个美好的文学世界!”“草婴去世了,没有他,托尔斯泰这个文豪在中国是不完整的。”曹元勇感慨地说:“像草婴先生这样的翻译家,在今天或以后,都很难再有了。他真正做到了不追名不求利,把翻译当成一生追求的崇高事业,一项文化使命。上海有一家出版社,曾经找他去当总编辑。他拒绝了,理由是,他的使命是文学翻译。单单是翻译托尔斯泰,他集中精力花费了大概有20年时间。中间经历过一些挫折和苦难,也不间断。而且,他曾经说,他的翻译是为了实现一个理想:通过翻译,弘扬人道主义精神。由此可见,他不只是把翻译当成工作,而是更有一份人文情怀的追求。这是他与其他一般译者不一样的地方。现在从事文艺翻译的人很多,水平高者也不乏其人,但是在思想境界和人文情怀上,达到草婴先生这样的境界的翻译家,又有几个?”


  评论家:

  我们社会对文学翻译重视不够


  随后,华西都市报记者还联系到巴金故居常务副馆长、文学评论家周立民,他说,草婴先生去世引发很多怀念,也值得人们进一步思考,“现在我们的社会,对文学翻译的重视非常不够。不光对译者的报酬不高,而且整个社会,对文学翻译这个行当,也没有足够的尊重,比如说,文学翻译成果,不被算进科研成果。有些人总觉得,文学翻译是一个技术活儿,是一个工具性的事情。其实不然。仔细想象,世界上有那么多伟大的作品,如果没有这些翻译家,我们中的大部分读者的阅读世界,都会缺少很多丰富的内容。我们对世界文学的了解和欣赏,很大程度上是要借助于翻译家的劳动。毕竟能读很多种语言原版书的读者,是少数的。其实,就算有些人能读原版,他还是要读读好的中间文译本。”周立民还提到,“文学翻译跟技术性的翻译不一样,不是通过翻译软件,把意思弄清楚,就可以。而是在一定程度上参与了作品的创作。像草婴先生,翻译俄罗斯文学,几十年如一日,他已经将自己的生命、情感和人格融入其中。令人敬佩。”华西都市报客户端记者张杰


猜你喜欢

社会风情

今日推荐

快播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今在

专栏

资讯排行

Copyright © 2014 看天下.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