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天下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前莆田系员工:非莆田人皆外围

2016-05-06 10:56 来源:成都商报 作者:赵倩

前莆田系员工:非莆田人皆外围

“莆田系”门下的上海柯莱逊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办公室均已经停止办公


  涉事的武警二院生物诊疗中心被指与出自“莆田系”门下的上海柯莱逊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有关。前天下午,记者来到其在北京位于阜成门附近的办公地点,发现其在网络上登记的15层和12层的办公室均已经停止办公。据北京青年报


  大学生魏则西之死追踪


  魏则西事件发生至今,社会公众对莆田系医院充满各种质疑。但不管是陈新贤、陈新喜兄弟俩,还是从事医疗行业的莆田系公司的其他老板们,都一直保持沉默,未公开露面发声。2014年成立的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号称吸纳了80%的莆田系医疗行业的公司成为旗下会员,同样未有任何声音。

  “还是只有莆田人才是公司股东,莆田人才可以更深地参与公司运作项目,外聘其他员工更多的就是执行,无法了解更多的运作详情。”昨日,成都商报记者联系上了数位在上海康新医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工作的前员工,他们向成都商报记者讲述了莆田系公司生存法则。

  成都商报首席记者赵倩北京报道


  “非莆田人都是外围,就是打工的”


  受访者:尹先生身份:曾任康新公司筹备组副组长

  曾在上海康新医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工作过七、八年的尹先生曾在公司担任过筹备组副组长。这个职位就是每次公司和各地医院的合作谈下来以后,尹先生就要负责跟进合作项目,比如医院门诊病房改造等。尹先生在2013年离开公司以前,一直做着这些工作。

  “核心事情插不上手”

  尹先生说,莆田人有莆田人做事的规矩。在公司,像他这样并非是莆田人的招聘类员工,很多核心、重要的事情都是插不上手的,只有莆田人才能更深地参与公司运作项目,公司的股东也基本都是莆田人。当公司里的莆田人在谈一些重要的事情时,都会用当地方言,他们这些非莆田系员工也听不懂具体在讲什么。可以说,非莆田人都是外围,就是打工的。

  尹先生说,他在公司的时候,公司合作的公立医院很多,这些合作都有签订专门的合同。公司作为投资方投入资金,医院提供场地和部分人员,当时不少医院都是很积极的。他负责的就是场地的装修改造。当时新项目确定之后,公司行政人员会在社会上招聘一部分医务人员,而另一部分医务人员则是医院提供。

  尹先生还提到,公司和医院合作的利润分配,康新公司作为投资方,承担设备和运营成本,因此利润分配的比例会相对高一些。

  不过,对于外界普遍认为莆田系医院均存在过度医疗问题,尹先生认为其实不存在。他说,“当时公司很多项目都是和部队医院合作,操作要按照当地物价部门核准的价格来,这些是有收费标准的,毕竟要长期运营,如果过度医疗,合作方不满就会终止合作。”


  “2013年开始很多合作终止了”


  对于此前爆料的原康新公司股东陈元发和陈氏兄弟的矛盾,尹先生也清楚,他提到,这种就是因为利益产生的矛盾。2013年,陈元发开始在网上披露一些公司内部核心重要文件以后,包括他在内的很多外聘员工都离开了公司,觉得自己就是打工而已,没有必要被牵连。而2013年开始,由于公司和很多医院合作期限到了,加上部队在整顿这一块,很多和医院的合作也终止了。

  不过,对于康新公司和上海柯莱逊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尹先生在公司的时候就听说过。他说,知道柯莱逊公司的成立就是搞生物技术的。而现在上海柯莱逊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程昆,就曾是康新公司的计财部总监,属于总经理陈新喜亲信。他也曾经在两边公司都兼过职位。


  “和部队医院合作已陆续叫停”


  受访者:周女士身份:曾任康新公司审计室主任

  另一位周女士,也曾在康新公司担任过审计室主任一职。她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电话采访时提到,当时公司和医院合作还是相对规范的,都有签订合同。2010年以后部队开始清理和外部合作的科室,政策变了,就慢慢开始逐步陆续地叫停和部队医院的合作。

  周女士说,当时公司是按照程序做事,只是因为关闭需要一定的时间和程序,拖了一段时间才完成。

  “我其实就是个退休工人,都是规规矩矩的。”周女士说,她也已经离开公司很久了。公司后来也关闭了。


  “看到康新公司出的事,非常吃惊”


  受访者:朱佩英身份:退休妇科专家、曾任康新医院首席专家

  上海康新医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曾在上海开办过康新医院。

  而中华医学会上海市妇产科学会理事、上海第六人民医院退休的妇科专家朱佩英,曾在康新医院担任过首席专家。昨日,朱佩英在电话中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她今年已经79岁了,2011年以后就没有在康新医院坐过诊了。

  朱佩英说,她退休以后,是以专家身份,应聘至康新医院的,当时康新医院是上海静安区批准的民营医院。她并不清楚康新公司如何运作,她的工作就是在医院看病,包括培训相关的医务人员。当时,她是按照公立医院做事的规章制度和理念来培训医务人员的。

  朱佩英说,自己在医院待了大概有5、6年,一个礼拜去医院几次。她曾经反复强调过不能过度医疗,做一些不需要的多余的检查,要按部就班。至少在她眼皮底下,其他的医生是不敢这么做的。

  至于当时的收费标准,朱佩英提到,当时专家会诊费她是不收的,医院的收费标准和其他公立医院差不多。后来到了2011年,自己身体不好,就没有再继续工作下去了。不过,她这几天已经从新闻上看到康新公司出的事,她也非常吃惊。


猜你喜欢

社会风情

今日推荐

印尼高铁项目5中国工人闯空军基

专栏

资讯排行

Copyright © 2014 看天下.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