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天下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高校开减脂课减多少斤进成绩 老师否认歧视胖子

2016-05-25 10:46 来源:新京报 作者:

新京报讯 南京农业大学网络工程专业大二学生吴剑文发现,两个月的时间,自己的体重从90公斤,降到了85公斤。他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化,归结于体育课时选择了“减脂课”。

2015年9月,南京农业大学体育教师周全富开设了一门名叫“运动减脂课”的课程,只对超重的学生开放。学生在选课前,需要先称体重,课程结束后,减肥效果也将直接影响到成绩。周全富告诉新京报记者,减肥也需要团队协作,开设“减脂课”,最终是为了帮助超重学生养成运动习惯。

“一二年级有上千‘胖子’”

从事体育教学21年,周全富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大学生的体质越来越差了。

“从每年的体能测试数据来看,引体向上、耐力跑这些‘硬指标’上,不及格的学生越来越多。”周全富告诉新京报记者,从2000年开始,学生的体能便呈现下滑趋势。“目前南京农业大学本科一二年级在校生不到一万人,其中超重者就超过一千人,重度肥胖的更是达到了两百多人。”

2015年上半年,周全富将一份“运动减脂课”的开课申请,交到了南京农业大学教务处。在他的构想中,这门课只对超重的学生开放,学生选课前需要称体重。通过运动、饮食的科学安排,帮助学生“瘦身”的同时,培养健康的生活习惯。而在课程成绩的体现上,“减脂”效果将占据很大的比重。

“开课的目的,在于帮助学生养成运动习惯。”周全富说。

第一期来了26个学生

周全富曾经一度担心,这门“减脂课”开不成。

南京农业大学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周全富提出了开课申请后,学校体育部、教务处组织了专门人员进行审查。“我们进行了可行性的论证,并且预估了教学效果。”

南京农业大学体育部一名负责人向新京报记者透露,在学校看来,“减脂课”虽然听起来“略显怪异”,但能够满足学生的实际需要,因此最终批准了周全富的申请。

周全富告诉新京报记者,考虑到各个专业学生的课程表并不一致,学校还特批“减脂课”可以利用晚间和午间灵活开班。

选择“运动减脂课”的学生,需要到学校体育部完成“身体质量指数”测试,确认超重后,才能最终选课成功。为了不耽误学生的正常选课,“运动减脂课”并没有列入南农的网上选课系统中,而是需要学生自行到体育部报名。

“运动减脂课”开设的第一学期,共有超过三十名学生报名,“大部分是通过体育馆的海报了解的”,经过筛选,26名学生选课成功。

“瘦子”也将有专属课程

2015年9月,周全富的“运动减脂课”开班了。

在体育科学中,用体重公斤数除以身高米数平方,得出的数据叫做“身体质量指数”,也叫BMI指数。当这一指数高于25时,便属于超重。周全富告诉新京报记者,第一期26名学生的BMI指数,全部超过了30。

吴剑文是南京农业大学网络工程专业的大二学生。身高一米七左右的他,体重一度超过90公斤。吴剑文说,自己的体育成绩很差,几乎很少及格。

开始“运动减脂课”课程后,吴剑文除了仰卧起坐、慢跑这些项目外,还有跑紫金山栈道这样的“外景课”。“每个同学都有一份《运动减脂课程日志》,日志中有各类食物卡路里参考数据。我们每天的进食情况都要记录下来,然后自己换算成卡路里。”

周全富介绍课程评价体系,“减脂效果占60%,体能考核20%,体育理论和考勤占20%。”而所谓的“减脂效果”,就是BMI指数的变化。

6周的课程下来,吴剑文减了5公斤——这是他之前多年瘦身都没有达到的数字。

第一期“减脂课”结课后,26名学生不仅成绩及格,体重或多或少都有降低,BMI指数控制在28左右。

2016年3月,“运动减脂课”第二期开班,报名人数达到50多人,最终录取的新学员也增加到了36人。此外,不少体重并没有超标的学生,也自发前来“蹭课”。

周全富说,未来将面向更多的细分群体,设计出有针对性的课程。“偏瘦的学生、耐力偏差的学生,都将有自己的专属课程。”

■ 对话

“给胖学生开课是鼓励不是歧视”

“减脂课”在网络走红,周全富也成了焦点人物。昨天,新京报记者与他进行了一次对话。

“‘减掉多少斤拿多少分’是误读”

新京报:为什么会专门针对超重的学生设计课程?

周全富:源于我的教学经历。现在肥胖的学生越来越多,但是在体育课程的评价上,所有学生都是一个标准,这既不科学也不公平。久而久之,超重的学生对体育课越来越没有兴趣,学生上课累,我教起来也累。

新京报:开课前做了哪些准备?

周全富:我的研究方向是运动人体科学,在开课前,我在学生中做过问卷调查,还把课程中涉及的运动项目都事先进行了教学实验。这些准备工作的结果表明,这门课在学生中是有市场的。

新京报:如果想成功选上,需要具备什么条件?

周全富:首先要测体脂率,算出BMI指数。这门课只对超重的学生开放,选课前的体重也会被记录下来,作为日后计算成绩的依据。

新京报:课程内容设计基于什么考虑?

周全富:首先要有效,然后要有趣。所以在课程内,既有校内的仰卧起坐、慢跑,也有“外景课”,就是跑紫金山。除此之外,每个学生都有一份课程日志,帮助他们控制饮食。

新京报:网上传说这门课是“减掉多少斤拿多少分”,是这样吗?

周全富:这是一种误读。减脂效果确实是得分的重要依据,但不是全部。在总分里,这部分占到60%,体能考核20%,体育理论和考勤各占10%。

新京报:是不是意味着,越胖越容易拿高分?

周全富:不能这么说。评价体系里,考勤、理论都有侧重,并不完全根据减重的情况计分。相比较而言,减肥空间大的,可能会比较讨巧一点。

“减脂课对学生更具‘性价比’”

新京报:有没有人质疑过你开课的动机?

周全富:网上有一些。对我来说,只要学生养成了运动习惯,我的目标就完成了。健身是一件长久的事,课堂只是一部分。

新京报:针对肥胖的学生单独开课,会不会是一种歧视?

周全富:在我看来,减肥不是一个人的事。把超重的学生集中到一起,让大家为了一个共同目标努力,怎么会是歧视呢?不少学生也说,班里的氛围能够帮助自己坚持下去。

新京报:有人拿你跟市场上的“减肥班”比,人家一对一教学,方案量身打造。

周全富:我们的课堂提供了一种团队氛围,能够拉动你一直坚持下去。按照学校的收费标准,“减脂课”一共一个学分,收费80元。与市面上的“减肥班”相比,“减脂课”虽然不见得是最有效的,但可能是最经济,也最适合普通学生的。

新京报:学生的反馈怎么样?

周全富:学生都很欢迎,不少第一期的学员体重已经达标了,第二期还来旁听。最让我高兴的是,很多学生从此养成了运动习惯。

■ 盘点

高校里的“奇葩”课程

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近年来,类似“减脂课”这样的“奇葩”课程,在高校中并不鲜见。

厦门大学爬树课:2012年7月开始,厦门大学的学生在体育课上,可以选修“爬树课”。针对舆论质疑,学校回应称,开设爬树课的目的是教会学生逃生,此外,爬树运动也是户外运动项目的一种。

天津大学恋爱课:天津大学于2016年春季学期推出《恋爱学理论与实践》课程,授课教师称,这门课旨在帮助大学生“从容应对未来人生道路上的困难和曲折”。

广州大学生死课:广州大学有一门“生死课”,在这门课上,学生不仅能学到生死哲学,还能学会写遗书。该课教师胡宜安认为,“讲死是为了更好地讲生”。

中山大学《哈利·波特与遗传学》:是中山大学医学院2011-2012学年第二学期开设的公选课,要求学生“对哈利·波特小说或电影感兴趣”,被网友评为“神级选修课”,开课的老师自称是个“哈迷”。


猜你喜欢

社会风情

今日推荐

17岁少年看守所遭侵犯 曝光所内潜

专栏

资讯排行

Copyright © 2014 看天下.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