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天下
当前位置:主页 > 专栏 >

社评 | 武汉洪涝带给我们的最大教训

2016-08-15 16:51 来源:看天下 作者:

 社评 | 武汉洪涝带给我们的最大教训

资料图

 

  吃一堑,长一智,此次武汉洪涝,让国人长的一智就是要重视湖泊。

  以前城市内涝,关注点往往在下水道。但这次不同,就算下水道没问题,也没地方可排了,外江水位高于城区地面,剩下的就只有湖泊——然而,很多湖泊不见了。

  看新闻都知道,50年代武汉城区有127个湖泊,到现在只剩下38个了。近三十年来,武汉市的城市建成区总面积,从220平方公里增加到475平方公里。有媒体对比了不同时期的武汉市区地图,“发现当前常淹水的地方,原本都是湖”。大家高价买的“湖景房”,这次被困在水里,出都出不去。

  并非武汉一地如此,全国皆然。50年来,中国的内陆淡水湖从3000多个减少到了2000多个,主要分两个阶段:60、70年代的围湖造田和90年代之后的地产开发。比如鄱阳湖,仅是1966年10万农民大军筑就的大约40公里的康山大堤,就圈走了45万亩区域,造就了一个20万亩之巨的“大湖”和17万亩之多的耕地。比如太湖,从1988年至2003年间,总水面面积减少了1.35万亩,其中23.72%用于房地产开发。

  这些改造不仅体现在填湖,其他方面亦然。比如河道改造,普遍用水泥把堤岸修得光溜溜,为了防止水草疯长,方便清淤泄洪,连河底也要用水泥铺一层,甚至铺上塑料薄膜。结果却让河道失去了自净功能,变成死河臭河。还有地面硬化,原本可以渗水的地面变成了水泥地、柏油路,比如北京1085平方公里地面硬化面积就达到50%,进一步加大了下水道或河道的泄洪压力,而这也是北京这些年地下水位急剧下降的原因之一。

  这里面有生存生活的需要,有发展经济的驱动,也有观念的影响——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人们相信“人定胜天”,可以改造自然为我所用。百年来知识科技的大爆炸,让人类对自然进行了前所未有的改造,这当然是人类的伟大胜利,但要知道,即便如此,我们也不过是认识到了大自然之万一。如果过于狂妄,最后就会发现自己干了无数蠢事。

  就好像我们曾经搞过的计划经济一样,以为可以通过人的理性,精确计算出供需关系避免浪费,最后却发现我们严重低估了经济活动的复杂程度,造成巨大的灾难。想想看,人类不过千年的经济活动背后,尚且有不能洞察的道理,大自然千万年形成的样态,其复杂程度可想而知。所谓尊重自然,就在于认识到人类理性的局限:我们不能以改变了大自然为荣,而要想清楚这种改变可能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如果想不明白,那就尽量不要改,或是尽可能少改动;很多时候,效仿自然是更聪明的做法。

  再回到防洪这个话题,我们一定要像现在这样严防死守吗?截至2011年,中国已建堤防29万公里,是1949年的7倍;水库总库容从1949年的约200亿立方米增加到7064亿立方米。这是一个令很多人感到骄傲的成绩,但也带来一个严重的后果:它让中国的河流失去了自我调节功能。在北京大学建筑与景观设计学院院长俞孔坚看来,与其去修五百年一遇的防洪堤,不如钢筋水泥砸掉,以“最小的干预,还我江河自然的美”。俞孔坚甚至专门测算过,即便把所有防洪堤、所有大坝全部都炸掉,洪水能够淹掉的国土面积才0.8%。没必要真这么做,毕竟木已成舟,但至少提醒我们:对于大自然,是可以让一让的,不一定非要对着干。

  所幸的是,我们现在终于认识到了错误,就好像当初认识到计划经济错误一样,开始改变。2014年,住建部专门发布了《海绵城市建设技术指南——低影响开发雨水系统构建》,摒弃以往的钢筋水泥的治理模式,强调如何恢复城市的水生态系统。2015年的中央城市工作会议公报,也提出“城市建设要以自然为美,把好山好水好风光融入城市”,“要大力开展生态修复,让城市再现绿水青山”。老子说“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这也是我们与水的相处之道。

 

猜你喜欢

社会风情

今日推荐

17岁少年看守所遭侵犯 曝光所内潜

专栏

资讯排行

Copyright © 2014 看天下.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看天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惠新里3号院A座三、四层及B座三、四层房屋 电话:010-66002611

京ICP备1404083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