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天下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 >

麦家碧:麦兜的单纯善良、蠢蠢的认真从来没有变过

2016-10-17 11:49 来源:看天下 作者:路蔷

 

  只有为2-3年出一部新作的麦兜系列电影做宣传的时候,它的漫画作者麦家碧才会出现在内地。而她的先生,麦兜故事的文本作者谢立文更是鲜少露面,这么多年来接受的采访寥寥无几。麦家碧说自己和先生都“宅”到了一定的境界,平时从港岛回九龙都嫌远。画了20多年的麦兜,麦家碧都没有想去见见真的猪长什么样。“我永远都不会学复杂的东西,可能到了80岁我还是这个样子。”

  最近发生了一件让麦家碧很感慨的事:之前她接受一位记者的采访,记者告诉她,自己从小就一直在看他们夫妇主编的《黄巴士》周刊,麦家碧还曾经在杂志上回复过她的信。“20年过去了,曾经看我漫画的小朋友,如今就这么亭亭玉立地在我面前做访问,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臀结就是力量”

 

  麦家碧说麦兜的“蠢”很像她,她也把自己“长不大”的心放进了麦兜的身体里。热爱麦兜系列电影的观众可以看到,从2001年的《麦兜故事》到如今最新的第七部电影《麦兜·饭宝奇兵》,即使新作中麦兜升级打怪,成了拯救地球的英雄,但他的单纯善良、蠢蠢的认真从来没有变过。

  麦家碧和谢立文结识于1988年,那年她考上香港理工大学,暑假应聘一家出版公司,不知哪来的勇气,只带了一幅未完成的作品就去了。面试她的正是谢立文,从此就开始了二人的合作。

  “当时《明报周刊》的老板说你们可以供稿,但是如果画白雪公主这样的,孩子们已经听得太多了,需要新的故事。我不太会写故事,但是谢立文很会写,于是1992年我们就开始合作。

麦家碧:麦兜的单纯善良、蠢蠢的认真从来没有变过

麦兜和麦佳碧

 

  其实,在1997年香港回归之前,这一系列漫画故事的主角并不叫麦兜,而叫麦唛。在谢立文笔下,麦唛是一只生活无忧的幸福小猪,他成长于一个富裕的家庭,受尽宠爱,能画得一手好画,精通中英文双语,绝对有成为社会精英的潜质。而1997年之后,麦唛角色逐渐淡化,取而代之的主角便是麦兜。麦兜和麦唛外表很相似,同样爱吃、爱睡,也很长肉,差异仅仅在于麦兜的右眼多了一块圆形胎痣。但是,这两只小猪却有着截然不同的生活。

  2009年上映的《麦兜响当当》里校长有一句评语:“麦兜它不是低能,它只是善良”。大部分人推崇做事要快、要争、要抢,麦兜这只有点慢、又有点蠢的小猪,到头来竟然成了很多人心中所谓“香港精神”的代表。对于这件事,麦家碧说自己到现在都想不明白是如何发生的,“可能是旅游发展局想的主意吧。”倒是谢立文曾经在某次采访中试着总结过:“香港人很多时候很功利。他们不肯承认但又存在的想法是:挺想做个好人。这可能是麦兜与香港人唯一的交集。香港人始终在憧憬着善良这种品德。哪怕他有多坏,他也希望在妈妈面前是一个好儿子,或者在女朋友面前是一个纯洁的人。”

 

  “爱你爱到心肝里,信你信到脚趾头”

 

  麦兜出生于香港九龙大角咀的一户单亲家庭,与母亲麦太相依为命,生活中充满挫折,似乎如何努力都无法摆脱失败的命运。“所以虽然大家这么喜欢麦兜,但是恐怕没有妈妈希望自己的小孩真的像麦兜吧”,麦家碧说。

  香港的城市气质,是浓厚的市井文化和不断向前发展突围的结合。麦兜就生活在这样的香港,观众总能从电影中看到那些真实的地名、街景和实实在在的港式美食。与“蠢萌”的麦兜不同,他的妈妈麦太就是普通香港人最真实的生活写照。在麦兜系列电影中,观众可以看到麦太又做快餐又做地产,同时打很多份工给麦兜赚学费,她去应征更年期广告,说自己这个年纪眼泪想挤就挤得出来……麦太永远是一种很用力生活的姿态,心无旁骛目光坚定。

  谢立文曾经明确地说过:“她就是所有师奶和妈妈。”他给麦太设计了一个对白,“其实妈妈在外面也不是一头很成功的母猪”。麦家碧则从形象设计上,让麦太的造型更生活化:“麦太去买菜,会扎一条围裙,或者穿运动裤,因为香港的妇女都是这样的,草根是,有钱的也是。”

  “我爱你爱到心肝里,我信你信到脚趾头”是麦太爱子之心的经典总结,她和麦兜的母子之情是麦兜系列电影的催泪弹。对于为什么选择母子这条感情线贯穿始终,麦家碧说她本人很不喜欢家庭电影中被用滥的父子模式。“几乎每一部戏都有一个父亲,离了婚的家,有个孩子,看不起父亲,最后又是父亲挽救这个世界,卡通片是这样,英文片也这样,所有片都这样。其实是因为美国是个父权的世界。我本来就想对美国人说,我们中国人不受这一套。是不是可以换个方式,让一个妈妈来打动人?”

  麦家碧和谢立文都不是家里的独子,所以二人的妈妈其实都不像麦太这么强势,相反,两个妈妈都很温柔,唯一和麦太相似的就是做饭很好吃。“我妈妈以前是教师,生了三个孩子之后就成了全职妈妈,她把我们照顾得很好,让我们很有安全感。”

  独立之后的麦家碧,对待自己的“孩子”麦兜,某种程度上却像护子心切的麦太。如果麦兜的公仔有时被摆放在商场,工作人员只给它穿了上衣,却忘记穿裤子,她一定会跳出来反对,“不可以不可以!”上下装衣服的颜色不搭配,也会让她抓狂。“只是我没有麦太那么不顾一切”,麦家碧笑着总结道。

 

  猪头也可以拯救地球

 

  麦家碧曾经说过,碰到谢立文是自己好运气,如果没有碰到他,现在的她可能会租一间屋,教小朋友画画,“那就是另外一种人生?了”。

  与大家的设想不同,麦家碧和谢立文关于创作,彼此的干涉并不多。故事都是谢立文一个人在写,常常躲在一个地方,闭关一星期就能完工。麦家碧曾经开玩笑说,他们两个人就像是漫画界的王家卫和张曼玉,自己永远都不知道谢立文下一次会给出怎样的故事。

  起初,两人的合作并不顺利,故事脚本出来后,麦家碧却迟迟不肯动笔。接触得深了,谢立文发现,麦家碧不喜欢悲情的故事。后来,他把脚本里悲情的东西藏起来,只叫她画些跑跑跳跳的欢乐的东西,最后再让她寥寥几笔画一个悲伤的结局,她就像普通读者一样心理上经受着温情而残酷的过程。麦兜也是在这个温情残忍的过程中诞生的。

  很多人评论麦兜系列有些内容是只有成年人才能读懂的,但麦家碧仍然坚持自己的初心,即使画了二十多年,她笔下的麦兜始终是画给小朋友看的。在她看来,小孩子的理解力不能低估,就算有些地方不懂,长大后自然会明白:“我不能够预想哪一种情感大人会喜欢,哪一种小孩子喜欢,我只能将自己最好的东西呈现在你的面前,你接受多少是多少。”

  现在的小朋友们接触到的新鲜内容越来越多,麦家碧说,坚持创作好故事之外,随着流行的创作载体不同,自己也在进行更多的新尝?试。

  比如,在最新这部《麦兜·饭宝奇兵》中,麦家碧和谢立文就脑洞打开,讲了麦兜拯救地球的故事。外星巨兽屁屁怪突然袭击地球并大肆破坏,全球进入一级戒备,麦兜以自己发明的“电饭宝”为基础,制造出超级机械人“大饭宝”,破解了地球危局。此次,麦兜以“超级英雄”的形象回归银幕,让它的新老粉丝都可以眼前一亮。

  如今更多的香港漫画家加入麦家碧的创作团队,为新一集的麦兜增加了更丰富的视觉元素。不过她也说,无论麦兜的故事怎么变,始终如一的是它的温柔:“温柔是很勇敢地去包容一些你喜欢的人”。被问到一只小猪画了20年会不会腻,麦家碧则用家人朋友之情做比:家人永远不会想要更换,新朋友再多,但同旧友的感情只会越来越深。

猜你喜欢

社会风情

今日推荐

17岁少年看守所遭侵犯 曝光所内潜

专栏

资讯排行

Copyright © 2014 看天下.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看天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惠新里3号院A座三、四层及B座三、四层房屋 电话:010-66002611

京ICP备14040833号-1